您当前的位置 : 根目錄  >  home  >  縣域直通車  >  縣域直通車——东山

谷文昌誕辰紀念日將至79歲老歸僑退休幹部謝溪添深情回憶——“谷書記教導我當好人民藝術家”

您当前的位置 : home    2019-09-26 08:07  来源:闽南日报-漳州新闻网  编辑:沈小琴 吴荣光   
字體:【

  謝溪添在家中講述當年谷文昌的故事

  近日,原東山縣委書記谷文昌榮獲全國“最美奮鬥者”稱號。今年10月15日是谷文昌誕辰104周年紀念日,再次勾起許多人對“谷公”的懷念。9月24日,在東山縣西埔鎮探石村,現年79歲的謝溪添指著書櫥裏他上百本獲獎作品獎狀和證書,滿懷深情地說:“谷書記的教導,激勵我當好人民藝術家!”

  1950年5月,東山島解放後,在新加坡出生的謝溪添9歲時隨老父親從新加坡回到故鄉探石村,從此便留在東山。在東山二中念書期間,謝溪添與谷文昌的大女兒谷哲惠是同班同學,經常一起到她家裏看連環畫,谷文昌和夫人史英萍習慣稱呼身材較小的謝溪添爲“小鬼”,並多次拿熟番薯、花生果招待他。

  1959年謝溪添就讀于福建省戲劇研究所編導班,1961年回東山後被部署在新創辦的縣廣播站擔任文藝編輯及播音員。1962年,謝溪添的處女作——一個反映家庭美德的方言故事詩《林大姨好教示》,獲得福建省第五屆群衆業余文藝彙演創作獎,被刊登于省文化刊物《熱風》。谷文昌聽到這個消息,叫來謝溪添。“小鬼,原來是你寫的啊!”谷文昌笑著說,“你能不能再寫寫,用文藝的形式來宣傳東山植樹造林?”

  “好,我盡快完成。”謝溪添從老父親被迫去南洋謀生的經曆得到啓發,又深入山口“乞丐村”等地進行采訪,最終寫成了一篇方言故事詩《蘭頭伯回鄉記》,說的是一位別名叫蘭頭伯的人,多年奮力種植“蘭頭”(龍舌蘭)治理風沙,可東山島的沙灘連“蘭頭”都種不活,作物絕收。傷心的蘭頭伯只好下南洋(新加坡)打苦工謀生。30年後,蘭頭伯回鄉,卻發現處處綠樹成蔭,認不出家鄉了。作品通過縣廣播播出和《僑鄉報》刊登後,産生了很大反響。“謝溪添這個作品寫得好。”谷文昌連聲稱贊。

  1979年在縣潮劇團任編導的謝溪添,一天到漳州開會順便去看望生病在家療養的谷文昌,他委屈地哭訴自己曾多次受到批鬥的窘況。谷文昌拍拍他的肩膀,鼓勵說:“我也受過傷害呀!對人民有益、對社會有益的事,您再難也要堅持做下去,爭取當一位有益人民、有益社會的藝術家!”

  谷书记的教导,使谢溪添深受鼓舞。他提振精气神,满腔热情地投入文艺剧目创作。不久,他为舞蹈《抓螃蟹》作曲,该节目赴京汇演获优秀节目奖。 1983年谢溪添调任县文化馆副馆长,他创作的故事《甘蔗两头甜》获省农村题材创作一等奖。1988年他兼任县曲艺家协会主席,更是日夜扑在文艺作品创作和演出技术指导工作上。不仅能编剧,还身兼导演、艺术指导、群众演员等数职。

  上世紀80年代,謝溪添在新加坡的親屬多次請他到新加坡度假,並勸他定居新加坡,要爲他辦理手續。他婉言謝絕:“家鄉把我養育成人,國家把我培養成才,我要留在東山,發揮藝術之長報效祖國。”

  退休後,謝溪添精心創作宣傳谷文昌精神的作品,有《緬懷谷文昌》《綠色豐碑》《樹人》等23篇,共6萬多字。2015年5月,謝溪添創作的東山漁歌漁鼓說唱《谷文昌住店》,以谷文昌1961年由于日夜操勞過度,病魔纏身,被上級領導“強逼”上漳州市醫院檢查身體時,爲替公家省錢,尋找最廉价的、住一天才1元錢的旅店這一真實故事爲題材,再現了谷文昌的光輝形象。2015年9月,該節目被選送參加第三屆全國曲藝大賽喜獲銅獎,這是東山縣曲藝節目首次參加國家級曲藝大賽並獲獎。

  2017年4月,謝溪添被中國曲藝家協會授予“中國曲藝之鄉優秀基層曲藝工作者”稱號。謝溪添体现,盡管他已是耄耋老人,可只要手腳還能用,就要當好人民藝術家。

  ⊙謝漢傑文/圖

责任编辑:黄舒哲 程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