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根目錄  >  新聞中心  >  芝山網評

高价月子中心 怎样住得更放心

您当前的位置 : 新聞中心    2019-10-08 11:02  来源:闽南日报-漳州新闻网  编辑:沈小琴 沈小琴   
字體:【

  隨著二孩政策的放開,“豬寶寶”紮堆降生,受中國人的傳統觀念影響,女人生完孩子坐月子往往是一個家庭的頭等大事,除了月嫂市場的火爆,月子中心也漸漸走進人們的視野。

  近日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,月子中心往往價格不菲,動辄數萬元,甚至十幾萬元,面對高價月子中心,市民的看法也不盡相同,有的認爲月子中心服務好、環境好,有利于産後休養和寶寶的護理;有的認爲月子中心價格很高,性價比卻不高;還有的認爲月子中心是新興産物,市場治理等方面還不成熟,不敢輕易嘗試。

  而如此昂貴的月子中心,目前尚無行業標准以及明確的監管部門,那麽月子中心應如何監管,才气讓市民更放心呢?

  該不該住月子中心?

  市民看法不一

  25歲的朱女士去年生完小孩入住市區一月子中心,一個月花了近5萬元,但她和家人都認爲這錢花得值。朱女士說,起初他們在請月嫂或住月子中心這兩個選擇裏猶豫不決,經過一番考察、對比,還是決定多花點錢住進月子中心。“月嫂能不能請到滿意的要看運氣,即便請了月嫂也還需要家裏人幫忙,我家裏人不會做這些事情。”住月子中心讓朱女士覺得很省事,環境好,沒人打攪可以放心靜養,而且月子餐、産婦和寶寶的護理都讓她覺得很專業。朱女士說,由于月子裏護理得好,出月子後寶寶也很好帶,給她和家人省去了很多麻煩。

  陳女士也是去年在漳州某縣的月子中心坐月子,但她感到不太滿意。“住的環境是酒店式的,雖說裝修很豪華,但封閉式的建築讓人感覺比較壓抑,而且倒霉于新生寶寶曬太陽。那些護理人員也不是很專業,個人覺得性價比偏低。”陳女士說,月子中心整體讓她感覺不是很好,但服務人員的態度很好,就沒有計較了。

  市民李先生在妻子懷孕後,也一直在了解月子中心,但最終沒有選擇。“這是近幾年才出現的新興産物,還沒有行業規範及標准,盡管宣傳廣告說得天花亂墜,但感覺整個行業還不是很成熟,看了新聞得知武漢、杭州、上海等地都有寶寶在月子中心出問題的,出了問題又欠好維權,我不敢冒這個險。”

  采訪中,更多的市民認爲,月子中心当然是好,但太貴了,住不起。

  行業標准未出台,

  一邊運營一邊摸索

  在漳州說到月子中心,大多數人首先會想到的是正興新來福月子中心。該月子中心2017年7月正式運營,是漳州最早的月子中心。記者了解到,新來福月子中心的月子套餐分爲7個級別,價格從3.98萬元至13.98萬元不等。該中心總監付麗君介紹說,他們中心的房間一直都是供不應求,其中5萬元至6萬元這一檔最爲暢銷。

  定價是否合理,市民接受度如何?付麗君說,定價是由運營成本和服務內容決定的,而他們的目標客戶是中高端客戶群體,即具備一定經濟能力的人群。

  “我們月子中心的環境衛生、物表檢測、護理等,都是根据醫院的標准進行的。”付麗君坦言,月子中心最早起源于台灣,目前國內尚無行業標准,因此,他們在運營過程中,參照台灣的服務理念,結合当地情況,依托醫院的治理及資源不斷提高服務標准。

  “一開始運營的時候,也有客戶對月子餐提出意見,一些客戶認爲‘不接地氣’,我們就不斷改進完善,現在有3種餐單供客戶選擇。”付麗君說,由于沒有行業標准,他們也是一邊運營一邊摸索,並不斷改善,“希望我們所做的能成爲行業標准。”

  如何監管?

  行業標准及相關法律亟待出台

  記者采訪家政、醫療衛生等多名業內人士了解到,目前,國內月子中心的運營,缺少行業標准,未對行業設置許可條件,開設門檻低。月子中心的開辦既不需要相關衛生資質,從業者也不需要相關資格證書,和一般商業機構一樣,只要在市場監管部門注冊登記取得營業執照後即可營業。再者,法律體系滯後,目前尚無任何法律法規明確月子中心監管的主管部門,從媒體報道的外地月子中心發生的負面事件來看,一旦發生服務糾紛時,執法部門無法可依,只能做調解處理,對月子中心無法産生有效的威懾力。此外,月子中心服務參與者、從業人員素質良莠不齊,因此,從新聞報道中看,消毒不徹底、衛生條件不過關等原因導致新生兒感染疾病的案例時有發生,存在諸多安全隱患。

  對此,在2018年全國兩會上,有多位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建議加大托育服務支持,建議國家對母嬰保健場地條件、設施設備、安全衛生、人員資質等提出基本的設置指標和行業標准,構建多種形式並存,全社會共同參與的托育供給體系。法律界人士建議,應盡快對月子中心等母嬰保健機構監管立法,全國範圍內盡快確定統一的行業主管行政部門。

  家政服务业人士建议,母婴照料涉及人的健康,从业人员必须具备一定的医疗知识和服务技能,建议出台统一的行业尺度,确定行业内专业学科培训及从业人员的认定、评核、发证的地方行业尺度。本报记者 周杨宁